Menu

失控的饭圈③:所有人都知道问题出在哪,就能理性追星?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25 Click:135

在历时两个月的采访中,“追星本该是件快乐的事”是站在每一个立场上的人都曾提到的一句话。当大家像在讨论“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讨论着“粉丝行为是否该由艺人买单”时,“追星”的本质似乎早已变了味儿。

微博上,关于粉丝和艺人关系的话题很多。

而这两年,随着影视产业陷入严冬,平台、资方趋于谨慎、冷静,粉丝经济早已不再是效益的保证,饭圈文化未来或将进入理性休整期。

相关系列报道——

失控的饭圈①:集资千万应援,几年间粉丝话语权何以暴涨?

失控的饭圈②:粉丝不满,团队难,资方烦,谁是受害者?

A 粉丝行为偶像买单?

——艺人需“下场”正面引导,不能不表态

在“227事件”爆发后,相较事件本身,外界最大的质疑是“肖战去哪儿了?”粉丝场下激战正酣,团队发文维护大局,但肖战却只在时隔一个多月后发布新歌《光点》,选择用作品表达内心思考。

随着粉丝逐渐幻化为偶像的形象符号,粉丝对他人的谩骂或过激行为,并不会引起外界对其个人的指责,反而其“粉籍”(指其喜欢哪个爱豆)会成为秋后算账的追溯,即“粉丝行为,偶像买单”。

“明星如果躲在粉丝后面,这是不对的。”在资深艺宣小玫看来,艺人并非一个物品,理应有自己的想法;受到粉丝回馈,也应当承担饭圈文化中,正确引导粉丝的责任,“至少不要在事件爆发后,给粉丝造成一种‘我做什么都是为了哥哥好,哥哥都能理解’的错觉。”

在娱乐圈,及时通过或暖心安慰、或鞭策斥责的方式“引导”粉丝,已成为艺人最日常的话术表达。但事实证明效果颇佳。林更新就曾“空降”粉丝群,表示对和他人斗嘴的粉丝感到“生气”,并直言“在替我出头,骂人吗?太不理智”,“尊重每一个和我合作的演员”。蔡徐坤则在机场遇到粉丝聚集接机时,严肃地摆手叮嘱“疫情期间不可以群聚。”

看到前来接机的粉丝,蔡徐坤劝告大家,疫情期间不要群聚。

大多数人对偶像与粉丝“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的社会关系也深以为然。“偶像应当告诉粉丝不要理会黑料。如果偶像不表态,粉丝很容易失智,结果就是粉丝和黑粉混战,黑料出圈,偶像惹得一身骚。”资深媒体人小木身处网络媒体,见证了很多“偶像买单”的事件。

有着12年饭圈经验的红红的偶像从出道到现在,经常引导饭圈,很多次在发生不愉快时,他用简单的话语、表情、歌曲对粉丝进行引导,不仅能够平息大家的情绪,也不会伤害到为他努力的粉丝的面子。“其实这件事,就像是‘有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如果艺人觉得粉丝不需要做一些事,那就应该站出来说,让粉丝知道你的态度。如果什么都不说,那只能理解为是默许。”

曾有粉丝晒图透露陈学冬在粉丝群中,劝导粉丝学会谨慎交友。图片来自网络

但同样作为粉丝,小Y并不同意被迫“买单”的认知。她认为粉丝群体实际是“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客观理智的粉丝通常会“边缘化”,所以外界看到的大多是极端暴戾的部分人。但他们并不代表整个粉丝群体,又何言代表偶像本人?小Y直言,微博上一切言论都可能是假的,艺人开麦(指在社交平台公开发文谈论某事件)很可能是团队授意,希望粉丝妥协个人想法;且一旦饭圈某个行为失控,演变成粉丝为自己而战,而非单纯为了爱豆的利益,这时就算爱豆下场开麦,也无法控制局面。

入圈一年的新粉肉肉,则倾向于所谓“粉丝行为”,其实大多是(对家或黑粉)借着粉丝言行,在背后策划或操纵,扩大舆论影响,让偶像名誉受损。“毕竟路人并不接触饭圈,甚至连微博都不看,他们更关心的是实力和作品,并不在意粉粉黑黑的东西。”

不少粉丝都认同于,一些在艺人事件中“败路人好感”的评论,例如在作品播出时恶语相向“拉踩”对家,或不分青红皂白攻击路人,是“职黑”与“营销号”的恶意营业。职黑,即被有偿雇佣或出于个人恶意,假扮成艺人粉丝,做出令网友不满的行为;营销号则是微博上以流量或利益为目的,通过或夸赞或贬损艺人的方式博取关注度的公共账号。“职黑你不可能消灭干净,只能准备好应对手段,尽量让路人少被影响。这也是‘反黑组’要操心的。”小Y坦言。

B 粉丝经济时代落幕?

——影视严冬,流量不再是首要考量标准

2019年,影视产业和流量艺人都不太好过。相关部门颁布“限古令”“限薪令”“限长度令”令资本遇冷,金主爸爸“掏腰包”的姿势不再阔绰;《武动乾坤》《上海堡垒》等粉丝向作品先后扑街,令流量沦为收视、票房“毒药”。此外,拉新稳定的平台方,也不再需要忍受以单集千万的片酬为流量买单。

由鹿晗、舒淇主演的电影《上海堡垒》,在票房和口碑上都不太理想。(数据来源:猫眼专业版、豆瓣)

严冬之下,大量流量艺人从忙碌轧戏(指艺人在同一时间接拍多部戏)到无人问津,只能在杂志、时尚、综艺秀场上证明自己还“正当红”。

“粉丝,好像已经没有那么大的效应了。”业内人士L先生透露,如今在选角时,平台似乎很少再要求“流量第一位”,而是尊重制作方从角色的契合度上出发,在此基础上再进一步考量艺人的带货能力、市场价值、舆论正负面。

例如“227事件”发酵后,不少网友猜测肖战的待播剧会变成烫手山芋。但L先生却不这么认为。“肖战本身的能力、形象都不错,为人也比较谦虚。这个事并非触犯法律红线,只是粉丝行为给他招了黑。所以如果我有合适的角色,还是会考虑他。”在L先生看来,市场环境、监管法规配套等都不成熟的情况下,粉丝经济确实可以决定一个项目的成败。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由肖战主演的两部待播剧。(上:《狼殿下》剧照 下:《余生,请多指教》剧照)

而商业品牌对艺人的包容度,也不再以粉丝行为做主要考量。资深艺人宣传总监包包透露,据她所知,肖战的商业价值目前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反而客户还挺能理解的。只是团队需要花一段时间维护路人缘。”而其代言的某个品牌,也并没有在事件爆发后,在微博删除所有与其相关的内容,只是暂时把其他代言人顶到上面。从事时尚品牌市场营销的小仙表示,目前品牌会同时在粉丝和销量中平衡,“之前粉丝几千个几千个的买套盒,品牌方肯定要考虑粉丝情绪。但如果艺人形象下跌,路人缘差,其代言的产品销量肯定会减少,品牌也不会单纯为了粉丝迎难而上。”

C 艺人团队升级运营管理?

——打入粉丝内部,以感情输出替代危机公关

包包作为艺人宣传总监,已经有至少七年的工作经历,她目前正在负责一位刚入圈的女演员M。她用过往经验为M量身定制了目标明确、重点分明的粉丝运营方案。在她看来,过去的粉丝运营只看重“活跃粉丝”和“引领舆论”两部分,但如今针对演员级别不一样,团队会给出更详尽的规划,大致分为“演员的现状分析”“运营的策略”“粉圈的规划”“危机公关”等。

以M为例,团队会先以她的毕业大戏、参加的综艺,与大刊或知名品牌的合作等资源,在她粉丝群中进行大量、多次传播。其次在拥有待播剧的前提下,利用粉丝宣传,加强路人观感。

更好地利用粉丝话语权,让粉丝更加“专业”,同时对粉丝进行民主运营,并在一定程度上与粉丝通力合作,是目前诸多艺人团队与粉丝接洽的方式。包包透露,目前大型经纪公司都设立了粉丝运营部门,例如拥有较多流量艺人的嘉行传媒(代表艺人:杨幂、迪丽热巴等)、黑金经纪(代表艺人:侯明昊、曾舜晞)等。还有一些公司会直接外包给owhat这样的专业粉运(粉丝运营)公司,“它在造势和迎合路人粉方面有很多优势。据说某话题小花的宣传全案就给了owhat。”

旗下多是年轻演员的黑金经纪,有自己专门的粉运部门。

此外,目前包包也正在“养”一些职业粉丝账号。号不在多,贵在活跃,可以更好地和粉丝打成一片。很多粉丝的视角和想法都“飘在空中”,对艺人的现状和现在拥有的项目资源认知并不明晰,所以“七分粉丝,三分专业”的职粉,可以很好地帮助团队引导、安抚散粉。而对其他职粉账号、艺人个站、后援会分支组织,经纪团队则会与一些容易沟通,不嫌事儿杂,愿意帮忙张罗的职粉培养感情,偶尔赠予艺人的签名礼物,或者在粉丝追机场时买咖啡、外卖和他们边聊边吃。

在包包看来,此类“打入内部”的行为,一是避免工作室出现信息错漏,二是尽可能地把艺人的想法、现状传达给粉丝,让粉丝理解团队对艺人的规划。反之,粉丝也会相应输送重要舆情给团队,例如粉丝举报、粉丝不满新剧等事件,若此前团队与粉头有所沟通,便可在发酵初期进行一定干预。

“这其实不属于艺人方的工作职责,但职粉账号现在普遍应用于争议性高的事件,粉丝又是非常需要领头人的一个群体,他们对事情的评论和观感,非常需要引导性。我个人觉得与粉丝组织沟通感情,其实属于危机公关的一种。”

【“饭圈”敏感话题谈】

畸形、无聊、恶性循环,粉丝有口难诉

谈到“饭圈失控”,作为众矢之的粉丝,却大多处于“有口说不出”的无奈之中。在他们看来,大部分粉丝其实都是理智、高素质,且内心纯粹的。无论是为爱豆维权,还是与团队、出品方等资本“激战”,都尽量在用平和、正当的手段“为爱发电”。

“如履薄冰”,是很多粉丝在网络时代的生存法则。

在他们看来,当下的饭圈文化,是被品牌、市场、艺人和媒体集体塑造的结果,实际话语权并不大。不少粉丝也理智地仅将追星区分为“娱乐活动”,“粉丝手里永远不可能有改变世界的钥匙,‘哥哥只有我们了’是一些粉丝造就的最大谎言。”而当外界把极端粉丝的过错,归结于整个饭圈文化,很多人尝试辩驳,但却自知大众无法感同身受。实际上,大多数粉丝比任何人都希望这个小社会能够健康、平衡地发展。

小Y(25岁):从韩娱转战内娱的前站姐

肉肉(25岁 ):入饭圈不到一年的“新粉”

红红(30岁 ):顶流艺人后援会管理,在内娱饭圈待了12年

话题一:撕团队

团队如果铁了心,粉丝闹上天也没用

肉肉:我的爱豆是一个团的成员,当时是大家集体撕公司不作为。很多小事会让我们觉得生气,比如机场不护着爱豆,任由粉丝拥挤甚至撞到爱豆身上。大家觉得公司不够专业,没有尽到职责,就集体抵制了好几个月。我个人认为其实没起到作用,无非就是让团队更重视艺人一点。

不久前,宋茜粉丝集体表达对其经纪人的不满,随后宋茜在社交媒体公开回应了此事,并在文末写道,“追星应该是简单快乐的,我希望你快乐,也希望可以传递给你快乐。”

红红:我也撕过多次。但我自身来说,是冷静地用很现实的角度,讲商品和消费者的关系。因为如果不这么做,就很容易过界。所以一方面,我意识到这是他自己的事,另外一方面,我有不满,我会去提意见。 

其实“撕”,凡是撕成功的,基本上都是艺人和团队本身已经动摇犹豫了,或者是默许的。所以外界看起来好像是粉丝撕掉的,其实艺人和团队只是顺势找了台阶下。更有甚者,是故意放风叫粉丝去撕,比如撕奖项、番位(演员出现在宣传物料和作品中的排位次序)什么的。艺人或者团队如果铁了心要怎样做,粉丝闹上天也是没有用的。粉丝不傻,很多时候他们也知道撕不走(团队),但出于情感原因,就得发泄出来,憋着难受。追星本质就是娱乐活动嘛。

我虽然会经常去提意见,但我绝不会伸手过长。我觉得分寸感很重要。如果到了闹经纪人这种,那一定是矛盾积攒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话题二:“出警”

对路人“出警”,只会增加厌恶感

小Y:引起饭圈“出警”(即粉丝用各种方式阻止对方发言)的是艺人口碑受损(也许会影响之后的资源),那么不管是不是真的受损,粉丝的敏感心理就会迅速“出警”。

肉肉:公众人物被评价太正常了。我作为一个混圈不到一年的粉丝,随意“出警”是我完全不懂的地方。我个人认为,如果对家互骂,骂骂也就完事了,是饭圈正常的争执。但对路人“出警”,我非常不理解。除了增加路人厌恶感,不会有任何好处。

话题三:控评

也觉得无聊,但身处其中不可避免

小Y:有意义但很烦。无论是解释澄清类还是安利,其实几条就可以了,毕竟粉丝属性明显,路人其实会看到,如果感兴趣的话就会通过控评(即用统一文案控制评论画风和方向)内容了解基础信息。但刷屏的话就会过犹不及,造成反感。

红红:如果是营销号,有时他们自己就会去买热评,逼得粉丝去控评。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的产业,我觉得蛮畸形蛮无聊的。我自己很少控评打榜那些,但身处这个游戏规则中,多多少少是不可避免的。 

几年前,某偶像团体抵达机场时,近500名前来接机的粉丝一拥而上。图/视觉中国

话题四:饭圈失控

群体性完成目标,易被外人误解为“失控”

小Y:我觉得是确有其事。饭圈就是一个小社会,但饭圈没有一个拥有足够智慧的“领导团体”,很多拥有这种能力的人大多在追求自我实现,没时间去关注别人的自我实现。没有“智慧的领导者”时,失控就是必然也是经常的事儿。如果一个足够智慧的领导者出现,饭圈会变得非常高效。

不过,如果这个“领导者”和艺人或团队发生矛盾,会直接形成不可逆的对立,可能会发生大规模出坑(与脱粉同义)之类的事件,对饭圈的更迭换代是很致命的。

肉肉:妖魔化了。喜欢这件事本就带有一定偏向性,饭圈又年龄偏小,不少人没有独立的思想。而饭圈被妖魔化的一个原因,我认为是很容易被搬到台面上让大家看见。

红红:妖魔化了。其实粉丝是一个有着强大组织能力,线上线下、人力、物力和资金都很充裕的群体。因为共同爱好而集结,所以凝聚力更纯洁一些。它会做什么,就看如何去引导和利用它。一旦这个群体为了某个群体目标而去做一件事时,很可能就成了别人眼中的“失控”。被不同的人或团队引导和利用,目标不同,在不同的人群眼里都是“失控”。

结语

追星应当让人快乐,而非生活负担

无论是艺人、经纪团队、粉丝,还是路人,每一个个体都在被这个快速发展的互联网经济社会所裹挟。作为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存在的“粉丝”群体,如今却形成一股被外界争相讨论、批判,甚至改造的文化,更多源于社会焦虑带来的情绪外泄,一切公共话语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导致的“娱乐至死”,以及网络社会的撕裂、共识缺乏、公共政治空间缺失等等。

“饭圈受到如此大的关注,其实并不源于饭圈内部,而是源于其他的网络文化社群的普遍饭圈化。”中国艺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王玉玊分析道,饭圈逻辑所提供的,是一种快速建立二元对立(即: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的话术。那种为了捍卫而积极行动起来的共同体激情,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其实现在的状况不是饭圈不正常,而是社会环境不够理想。人们缺乏彼此对话、互相理解的能力,所以只能用举报、辱骂等等方式暴力消灭对手。我们在网络女性主义、民族主义的相关话题里,都能看到同样的逻辑和做法,饭圈只不过是其中一个部分而已。”

那究竟如何建立健康的饭圈文化和粉丝经济?王玉玊表示,目前粉丝经济的活跃程度不低,但中国的偶像工业还在初始阶段。粉丝经济要持续发展,需要整个娱乐行业提升自我素质,不断提供有生命力的优秀文艺作品和优质偶像。

不过,王玉玊认为饭圈文化的健康发展,并不是对饭圈管理、声讨,或者通过饭圈内部的自我优化就可以做到的,它关联着整个网络文化和社会心态。饭圈其实一直存在自我反省、自我控制的能力,只是处于应激状态中,成了各式各样的观念对立的爆发点。王玉玊表示,粉丝自身首先就要调整心态。她以经典的“饭圈三忌”举例:真情实感,倾家荡产,啥事都管。她认为这是对粉丝和偶像之间健康关系的最佳描述,即要懂得节制,懂得平衡追星和日常生活。“追星应该是让人快乐的事情,不该成为生活的负担。”

(文中小玫、小木、红红、小Y、肉肉、L先生、包包、小仙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张赫 吴奇函

编辑 吴冬妮 图片均来自网络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