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南京为什么会被戏称为“安徽省会”?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26 Click:160

南京与安徽

作者:羊洋洋   编辑:Thomas

省会是一个省的政府所在地,全省的行政中心,理应具有带动和辐射全省的作用。在中国,有的省会却会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产生一些特别的称谓,如江苏省的省会南京,在一些安徽人眼里还有另一个身份——“徽京”。

▲南京三面被安徽包围

南京地处江苏省的西南角,三面被安徽省包围。由于地理位置紧靠安徽,南京成为了许多安徽外出务工人员的首选之地 。有句玩笑话说:“安徽人要是罢工一天,南京将会瘫痪”。除了地理位置相近之外,南京身上到底有哪些特质,让它成为江苏和安徽两省的“省会”?

一、我们曾是一家人

元朝时,省这个地方行政机构开始在全国推广,从此成为定制。元朝为了加强对地方的控制,采取犬牙交错的原则,将许多自然、人文和社会环境差异极大的地区拼成一个省。

▲元朝行省示意图

而在当时,处于长江中下游的江南已经是中国最富饶的地区之一,有“苏湖熟,天下足”的美誉。而仅一江之隔的江北因长期战乱发展就相对落后,而且南北双方的风俗习惯也不相同。

为了控制江南,元朝将江南与相对落后的江北合并在一起,组成了“河南江北行省”。河南指的是黄河以南,江北指的是长江以北。在这个范围内,现在的河南、湖北、安徽和江苏长江以北的地区都属于河南江北行省。

▲河南江北行省大致介于长江和黄淮河之间

元朝因自北方来,而南方又是新占领的土地,在省的治理上奉行“以北治南”的原则,最终将河南江北行省的省会定在了开封。

明朝代元而立。为了继续削弱地方的权力,加强中央的控制力,明朝将元朝的行省分成了三部分,简单说就是将省长的财权、军权和行政权分给了三个人来掌握,其中,承宣布政使司管理地方的行政。在明朝,承宣布政使司俗称为行省。

在明朝的行政区划中,除了行省还有两个特殊的地方,南京和北京。南京是明朝刚建立后设立的都城,为了突出国都的地位,明朝在南京设立应天府,直接归中央管辖。

另外,中央的权力也需要维护,需要有个地方征税、征兵,于是明朝将南京城以及其周边的17府统一划归为中央管辖。这18府统称为南直隶,现在的江苏、安徽和上海都属于南直隶。

▲明朝南直隶范围

1644年,清军入关,基本沿袭了明朝两直隶和十三布政使司的地方设置。南京在明朝有着开国之都的特殊地位,但对于清朝来说也就只是一个繁荣的大城市。

所以,1645年清朝将南直隶改为江南省,管辖的范围基本和明朝一致。清朝在每个省设巡抚,管辖该省行政事务,巡抚相当于现在的省长。一般一个省就一个巡抚,但江南省却是个例外。

▲清朝初年的江南省

江南省是全国最富裕的省。据记载在清朝初期,江南省一省的税收就占到全国的三分之一。熟知的徽商和扬州盐商都在江南省的辖区内。

但如此富裕的省两极分化却也十分严重。占江南省面积大约十分之一的苏南等地极其富有,但占有江南省绝大部分的苏北和皖北地区由于黄河夺淮入海,经常发生洪涝而导致人们背井离乡,经济发展水平落后。

▲经济重心逐渐南移,江南地区成为了中国最富饶的地区之一。而在安徽省内,长江沿岸的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也相对皖北地区高

面对江南省这个“巨无霸”,皇帝自然不放心,再加上东南地区还有明朝的遗老遗少作乱,清朝一开始就在江南省设了三个巡抚,对江南省分而治之,这个时候苏南和苏北就被分成两部分。

▲江南省的淮河流域历史上战乱不断,经济发展水平长期落后于江南地区,因此造成了江南省内巨大的贫富差距

其中,江宁巡抚管辖现在的苏南和上海,办公地点设在南京;凤阳巡抚管辖现在的苏北和皖北地区,办公地点凤阳;安庐巡抚管辖现在的皖南地区,办公地点安庆。

安庆地处长江下游,皖河和长江交汇在此交汇。在依靠河运的年代,安庆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素有“万里长江此封喉,吴楚分疆第一州”的美称。

同时,它又被看作金陵城(南京)的西大门,因而清朝的安庐巡抚的治所设在了这里。这个时候,皖南地区因为地理位置比较接近南京和苏州一带,皖南与苏南的交流较为方面,因此也比较富庶。

后来随着清朝在全国统治的稳固,清朝又将各省的辖区重新进行了划分。其中富裕的江南省又是皇帝关注的重点。

▲图中红色的为江南右布政使的辖区,也是江宁巡抚的辖区。绿色的是凤阳巡抚的辖区,蓝色的部分是安徽巡抚(一开始叫安庐巡抚)的辖区;其中绿色和蓝色合起来属于江南左布政使管理

江宁巡抚辖区(苏南)最有钱,如果该地再有充足人口,那造反的条件就具备了。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 1661年顺治皇帝又将江南省分割成两部分,东称“江南右布政使司”,管理现在苏南一带,办公地点在苏州;西称“江南左布政使司”,管辖现在的苏北和安徽大部,布政使的办公地点却在南京。这个布政使在清朝管辖一个省的民政,相当于常务副省长。

康熙皇帝即位后,继续对地方进行改革,将“江南右布政使司”改为“江苏布政使司”,继续在苏州办公;“江南左布政使司”改为“安徽布政使司”,还是在南京办公。

另外,还设立了江宁布政使司,管辖现在的苏北地区。江苏取江宁、苏州二府首字而来,而安徽取安庆、徽州二府首字而来。江苏省和安徽省的名字自此产生。

▲图中红色和粉色属于江苏巡抚管辖,蓝色属于安徽巡抚管辖

从1667年一直到1760年,安徽巡抚(省长)在安庆办公,安徽布政使(管理民政的副省长)在南京办公。两省专管教育的副省长,共用一个,办公地点在南京。可以说南京给安徽当了接近一百年的“副省会”。

在安徽和江苏同省这几百年里,因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都在南方,江南省的人才见识了江南的繁华后,大都会流向江南。即使不去江南,大多数也去了当时相对发达皖南的安庆芜湖等地。很少有人愿意留在苏北皖北等相对落后的地区。

南京和安徽在几百年的长期交流中,他们的语言和饮食变得十分相似。

▲图中区域为江淮官话分布图

南京的方言,称为南京官话,属于江淮官话的一种。作为六朝古都以及明朝国都的南京对周围的影响巨大,南京官话深深影响了周围的镇江、芜湖、马鞍山等地。安徽其他地方因也是处于江淮地区,主要的流行语也是江淮官话。可以说南京和安徽在语言上是同音同源。

说的话差别不大,南京和皖东南地区的饮食也极其相似。南京菜作为苏派菜的一种,随着古代南京的影响,它向西一直蔓延到江西的九江地区。南京和安徽的这些共同经历,让两者从骨子里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在里面。

二、交通、经济与机会南京更有优势

南京和安徽不仅曾经是一家人,从地理位置上看,南京离安徽更近。南京位于江苏省的西南角,南面、西面和北面这三个方向都是安徽省的城市。

▲与南京距离最近的两个地级市都在安徽

可以说,南京是深入了安徽的腹地。尽管南京作为江苏的省会,但离南京最近的地级市却在安徽。马鞍山市和南京市区距离五十公里左右,开车走高速半个小时,坐高铁仅仅15分钟。

▲南京和周边地级市位置图

南京和安徽不仅距离近,交通还极其的便利。我国南北重要交通干线——京沪线,连接了南京和安徽的皖北、皖东等城市。作为东西黄金水道,长江水运连接了南京和安徽的皖南。

南京作为一个繁盛了千年的大都市,和安徽省会合肥相比也有着明显的优势。合肥成为安徽省会的时间比较短。安徽省会曾长期在长江沿岸的安庆,新中国刚成立后,出于战略考虑,合肥作为安徽省会的地位才被稳固下来。

▲合肥作为省会,并不像临近的武汉、南京一样位于长江沿岸,但在省内位置相对居中。合肥和南京的直线距离非常短,高铁最快仅需52分钟

当时的合肥是一个仅仅有几万人的小县城,和长江沿岸的安庆、芜湖等城市比起来,合肥的经济实力并不具有太大优势。尽管合肥有着地处皖中的良好地理位置,但当初它限于自身实力不够,一开始对于安徽周边城市带动比较小,对于省内民众来说,提供的就业机会也比较少。

近些年尽管合肥发展十分迅速,尤其是中部崛起战略的实施,让合肥成为近十年省会中发展最快的,但是和离自己最近的省会城市—南京(两者相距160公里)一比,还是差距明显。2019年合肥的GDP为9000多亿元,而南京则达到了1.4万多亿元。

作为历史上的政治重镇,南京有着比合肥更便利的交通,更发达的经济,更多的就业机会,很多安徽人将南京作为实现梦想的第一站。

三、合作共赢相互成就

南京是一个无可争议的大城市,但作为省会,它在江苏的地位较为尴尬。江苏省内有“内斗”的传统,南京在地理位置上算是属于苏南,但是苏州、无锡属于”吴文化”,而南京不是。

经济上,苏州、无锡等发达地区离上海近,近代以来这些地方的经济发展受上海的辐射比南京强得多。因此,南京在省内更多的作用是辐射到了苏北地区,苏北地区和南京都属于江淮方言区,文化上两地更为接近。然而尴尬的是,南京与苏北之间的交通不便,动车车次依旧很少。

南京在江苏碰到的尴尬,在和安徽交往的时候都不存在。除了国家修筑的铁路让南京和安徽绑在一起之外,南京自己规划修建的地铁已经到了安徽的门口。在未来南京规划要建成的八条城际铁路中,其中有四条到安徽。

▲南京的地铁和城际铁路未来都将会直接通往安徽

安徽人乘着便利的交通来到南京,很多安徽人骨子里敢拼敢闯的精神让他们在家门口的南京能够实现自己的价值。小到遍布南京街巷的安庆馄饨、淮南牛肉汤、炒饭等安徽小吃,大到世界五百强的南京的雨润集团、金箔集团等很多都和安徽人有关。

▲长三角主要城市流动人口来源地

到如今,安徽每年向外输出的千万务工人口中,不少把南京作为首选目的地。这些人在实现自己梦想的时候,也在成就着南京的繁华。

在很多安徽人的眼里,南京就是安徽的“省会”。在南京新街口逛街、鼓楼医院看病、禄口机场坐飞机的人中随处可见安徽人。如今,长三角已全面扩容到安徽全省,安徽和近邻南京的联系将会越来越紧密,两地的人员、物资交流也会越来越频繁,相互成就、合作共赢。

▲安徽省 南京市地图

懂球号作者:环球情报员

不代表观点